青青书屋

虎TV-高清免费 色情抖音-免费 番茄社区

【爱人小姨】(阿姨与外甥)作者:不详

735
               爱人小姨(阿姨与外甥)


作者:不详
字数:12027字

              第一回 惜花

  我叫韦华人们都称我阿华在新加坡一家公司工作。我与我美丽贤慧的爱妻之
间有一段曲折动人的传奇式的故事。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想你们听了一定会十
分感动的。

  我是个独生子父母早亡十二岁时开始从大陆到香港寄居在小姨的家中。小姨
是我母亲最小的妹妹小姨丈是远洋船上的一名大副海员。

  事情发生在五年前那时我才十七岁身高五尺十一寸体重一百六十五磅长得英
俊潇洒风流倜傥。

  小姨比我大十岁那年二十七岁。虽然已是而立之年但她有着天生丽质身姿窈
窕婀娜柳眉凤眼瓜子脸。小姨的美貌可以说是倾城倾国天下绝伦现在的一些电影
明星歌星虽然很美但是她们没有哪一个能与小姨相比的。

  特别是小姨的那一双大眼睛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只要看你一眼相信世界上没有
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她不仅容貌秀丽美奐绝伦而且气韵清雅端庄嫺静别具大家闰
秀的风范可以说是一个沉鱼落雁的东方古典美人。

  由于没有生育过所以她的身材苗条而丰腴肌肤雪白红润而细嫩显得十分娇美。

  虽然平时她不大注意打扮和修饰但看起来也至多二十岁出头。由于是亲姨甥
我的相貌在许多方面与她相似所以我与她一起上街时不认识的人都以为她是我的
姐姐。

  她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文学系受到高等教育文化修养道德情操都很好。听小
姨父说小姨在学校念书时由于她倾城的美貌优异的成绩和出众的社交能力担任过
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每逢有大型文艺活动节目主持人非她莫属。

  在学校的几年中她成了许多倜傥少年的追逐物件。但名花有主她在中学时已
经倾心后来在海洋学院读书的小姨父终于成为美眷。所以我自小就对小姨十分崇
敬。

  因为小姨丈收入颇丰不让她去工作故而一直在家。可惜姨丈是一个海员常年
不在家扔下小姨一人幸亏有我在家时时陪伴她才减少许多寂寞。

  我见小姨的眉宇间常常紧锁似乎隐藏着无限悲秋伤春的情怀我想她可能有什
么烦心的事时时挂在心头。而且我在夜间几次听到她在哭泣。

  我问她为什么哭她说「阿华你还小是不会懂得姨妈的苦闷的」我见她不肯告
诉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但是我想姨妈一定很孤寂难受的。所以我自打懂事起就尽量地安慰帮助她想
办法使她快乐。她也很喜欢我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抚育。

    可我一个小孩子能帮她什么忙呢何况我也不知道她需要什么

  有一天夜间我起床到卫生间路过她的房间听到小姨发出似乎很痛苦的呻吟声
音。我心中一惊心想是不是她病了便从门缝张望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见她全身赤裸
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只手握住乳房捏揉另一只手在小腹下用手指在抚摸一个地
方。我担心她出事便敲门问道「小姨你病了吗」

  她闻声吃了一惊颤抖着说道「不……我……我没有病你……你千万不要进来
……」我不明所以地离开了回去后再也睡不着留心小姨房间的动静。

  早上起床后我又问她出了什么事她的脸一红说「没有事的昨天晚上我的肚子
有些难受揉一揉就好了。」我这才放心。

  后来我逐渐成人看问题也成熟一些了。

  特别是通过看电影阅读小说和性知识的书后我隐约感到小姨什么都不缺大概
是由于姨丈常常不在身边她作为一个年轻女子在性生活上一定是很苦的。

  回忆那天晚上她的表现我断定她是在自渎。

  因为她毕竟是一个青春活力还十分旺盛的健康女子整天一人独守空闺实际上
是在守活寡。我真为姨妈不平。

  当然我仍然不解的是人为什么必须要与异性发生性交那又有什么好处呢为什
么小姨长期不和姨父性交就得自渎呢!

  我逐渐有了一种想和异性接触的愿望。这大概是我已经开始成熟了吧。

  有时我甚至突发奇想「如果今后我娶到一个象小姨这样温柔娴淑美貌如花的
妻子我一定不做海员常年守着她给她幸福使她快乐」

              第二回 窥美

  那时我在葵涌新区的一间制衣厂工作。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同事的婚宴后带着
半醉回家浑身燥热想冲个冷水澡便匆匆忙忙入洗手间。

  谁知小姨正在光着身子冲凉她忘记锁门了。我推门看见她苗条光洁的的身影
立即转身就要退出来。

  小姨听到门声扭头看见了我大吃一惊问道「哎呀你怎么不敲门」

  「我……我……我不知道……」我低着头吱唔着。

  「呀好大的酒味是不是又喝了许多阿华今后可不能这么喝的」她很体贴地嘱
咐我。

  「是小姨」我答应一声就要出去。

  「阿华回来」她温柔地叫住我。

  我低着头问「小姨什么事」但还是斜睨了她一眼只见她一手掩乳房一手掩下
体。

  她说「看你热得满身大汗。这样吧你在旁边的那个花洒下冲凉。只是不要看
我」

  「这……」我有些犹豫因为我已是大孩子了小姨又光着身子我有些不好意思
便小声说「小姨没有穿衣服我不好意思。」

  她嚷道「小孩子哪来这么多事反正已经被你看到了再看几眼也是一样你快洗
吧不要再看我就是了」

  我见小姨的态度是那么诚恳于是只好把水喉扭开。按说冲凉是应该脱光衣服
的但在女人面前怎么好意思。所以我是穿着衣服在冲凉的。

  她说「傻孩子为什么不脱去衣服」

  我吱唔着。

  她说道「脱了吧在小姨面前不用害羞你看我不是也光着身子的嘛你刚才偷看
了我的裸体我都没有责怪你难道还怕我看见你的身体吗」

  「好吧」我吱唔着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迅速脱去了衣服。

  不知怎么搞的我的阴茎竟变得十分硬挺高高地向上翘起来。我真怕她看见所
以把身体扭到一边背对着她。

  谁知她还是看见了。我听见她笑着问我

  「阿华你怎么了为什么你那个小东西翘得那么高哇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这东西
竟这么粗这么长」

  我羞得满脸通红心想她不许我看她可是她却在看我不然怎么知道我的下面翘
得高不高我不知说什么好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捂住那不争气的粗棒。我知道这可能
是受到酒精的影响加之刚才又看见了小姨那美奐绝伦的裸体性欲突然发生。因为
我过去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而且小姨是那么美美得任何男人见了也无法控制
自己的。

  虽然姨妈说不许我看她但作为一个男子汉面对一个赤裸裸的绝色佳人我怎么
能忍耐得住。我时不时地偷眼看她好在她多数时间是后背或侧面对着我的故此我
完全可以大胆地欣赏。

  这时她的后背对着我。我见她那细长的粉颈雪白细嫩流线地向下延伸与丰润
浑圆的削肩相连。她的背部笔挺丰韵娉婷真可谓丰若有余柔若无骨。

  忽然她一转身侧面对我使我得以欣赏到前面那酥胸丰腴饱满肤如凝脂。看到
那一对乳峰我突然想到了日本的富士山玉媚珠温是那么美丽又像是一对刚刚出笼
的特大号馒头坚挺而没有丝毫的下坠。乳峰顶上的两颗鲜艳的乳头极象雨后含苞
待放的蓓蕾显示着盎然生机美艳绝伦。酥胸下的腹部平坦细嫩微微鼓起。

  这时她已打完肥皂正在冲洗。那细细的蛮腰在花洒下频频摆动似春风舞杨柳
丰姿绰约。几道甘美流畅的优美曲线又把我的目光引到了她那滚圆丰满的肥臀。
啊这里肌质晶莹胀鼓鼓的似乎那一层细嫩的皮肤快要被撑破。真是天作之美简直
是一轮满月光华生辉。

  在那平坦小腹的下面是一个坟样的突起我以前虽然没有见过但我确认那就是
书上说的女性的阴部了上面履盖着一片三角形的稀疏的芳草乌黑发亮。那滚圆修
长的两腿没有一点赘肉曲线匀称也是那么和协流畅……

  娇躯在花洒下扭动着好象仙女在婆娑起舞娉娉嫋嫋。

              第三回 抚玉

  我这时十分冲动真想抱着她与她亲吻与她做爱。我还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但
我从书上和杂誌上读过不少这方面的文章一直渴望能有机会试试。

  我哪里还有心思洗澡站在那里不动癡癡地欣赏着。

  「喂你在干什么不许看我」突然一声呼叫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看到姨妈正娇
嗔地看着我。

  在她那美丽的裸体的刺激下我实在忍不住了。

  我冲过去要拥抱她她惊慌地一转身结果还是被我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裸躯。

  小姨见我这举动大吃一惊。连忙用手捂在阴部。其实她的掩饰是多余的因为
刚才我已悄悄对她的身体观察良久什么都看得很清楚了。

  我用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她想推开我但不及我大力。

  她被我拦腰抱着两手也被我箍得紧紧的于是只好「小畜牲」「禽兽不如」地
声声骂着。

  我这时是欲罢不能埋头在她的粉颈上后背上和耳根后疯狂地吻着。

  她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她虽然还在撑拒但力量很小了不似刚才那么坚决。

  后来我发现她已不再挣扎娇首后仰靠在我的肩上便松开了她的两臂。两臂虽
然解放了但她却已不再推拒一动不动地站着身体在微微颤抖。

  我于是又转身到她的前面看见她螓首微仰秀目紧闭樱唇轻颤。我一下把她抱
在怀里当那硬挺而柔软的乳峰顶在我的胸前时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我去吻那鲜
红而小巧的樱唇。

  她嘴里小声呼道「不不要……唔……唔……」

  我当然不会停止用一只手把着她的头将唇压了上去。她不再挣扎任我热吻。
后来我感到她的两臂也紧紧地揽着我的腰一双粉拳断断续续地在我的背上轻擂。

  我疯狂般地吻遍了她脸上和粉颈的每一个部位然后又蹲下身子低头吻她的乳
房还用舌头轻轻地咬噬。她的身子顿时一阵颤抖。继而我又蹲下去抱着她的两条
大腿把头埋到她的跨间吻她下体那毛茸茸的阴部。

  这时她的喉咙里发出了莺啼般清脆尖细的呻吟声身体在剧烈地痉挛并且一反
常态不但放弃了反抗还自动将并着的两腿分开一些以方便我的舌头进入。可能是
她的性欲被我挑起了变得十分驯服。我从她的阴道中嗅到一种幽香。

  在我的抚爱下她半闭着眼半张着嘴满面羞赧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无所措手
足嘴里轻轻地断断续续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噢…阿华…阿华…你…淘气鬼…啊呀…小冤家…不可以这样的」。

  这大概就是小说书上说的「如醉如癡」吧

  我想小姨现在一定处在十分矛盾之中。一方面她长期「性饑渴」无论是生理
上抑或心理上都渴望得到男人的抚爱另一方面她是一个正派人决没有出墙红杏的
念头和偷情的经验。今天若是外人侵犯她必然会拚死反抗但她并没有把我当外人
而是一个由她带大的「亲爱者」。可是我又是一个男人一个虽然不是她丈夫可是
却热情主动地要给她抚慰的男子汉。因此她正面临着「需要」与「守贞」的交战。
于是她不知所措了于是她表现出一种既想服从又不敢服从既想反抗又不忍反抗的
「举棋不定」的状态。

  可怜的姨妈,她平时是那么敏捷聪颍、睿智刚强、端庄大方,处事果断。可
是今天在这情与理的交战中,她却如此软弱无力,任人摆弄,又像是一个毫无主
见的小孩子,在突然发生的事变面前,显得手足无措。

  但就她目前的表现看在她的头脑中「需要」占了上峰。

  看着她这娇媚万端楚楚可怜仪态万千的模样我想帮她一把立即攻破她的防线
把她从旧礼教的羁绊中解放出来让她尽快抛弃性苦闷而获得欢乐。我想我这样做
并非乱伦因为我不是要娶她为妻更不是要她为我生孩子。我只是想帮助亲人从性
苦闷中超脱出来。亲人帮亲人何错之有,于是我下了决心立即占有她。

  我按住她的两肩往下压。她两眼紧闭身子在颤抖顺从地蹲了下去。我又扶她
躺在地上她也没有反抗。我把她的两腿分开并且爬到她的身上紧紧抱住娇躯。

  她发现情况不对便睁开秀目推开我的手喃喃呓语般小声说着「不要……不要
……阿华……噢地上好冷呀」

  我不愿勉强她心想还是到卧室再说于是便扶她站起来拿一条毛巾帮她擦干身
子。

  她没有拒绝也没有赞成而是紧闭双目一动不动地站着任我在她裸体的每一寸
地方擦拭抚摸。我擦得很慢很仔细因为我这是第一次接触女子的身体我在慢慢地
欣赏。

  「小姨我们回房间吧」我为她擦干身子之后拉着她的手从洗手间出去。

  她醉眼朦胧地看着我忸怩地说「我还没有穿衣服这样出去成什么样子」

  我说「反正家里也没有外人到卧室再穿吧。」她也没有再反对被我连推带拥
地回到卧室。

              第四回 探幽

  一进卧室的门我就横空将那娇躯抱起来。她的个子虽然不小但体重却不大估
计最多有五十公斤多一点所以我抱着她一点也不觉得沉重。

  我把娇躯放在床上只见小姨星眼朦胧红蕖映脸如烟笼芍药雨润桃花。我情思
难禁便用手抚摸她的身子。她秀目紧闭却在轻轻挣扎和盲目地推拒着。但我可以
看得出她并不是全力的而是所谓「半推半就」。

  我想趁热打铁立即用从小电影上学来的办法伸出舌头舔她的身体从脸颊耳朵
粉颈开始舔到酥胸。我每舔一下她的身子都会程度不同地颤抖一下。这大概是她
身上不同地位的敏感程度不同的原因吧。所以我在她最敏感的地方如耳根乳晕乳
头腋窝腿根等处更加卖力气去舔只舔得她呻吟不止颤抖不停。

  特别当我舔她的阴蒂时她的反应最为强烈呼吸急促娇躯不停地扭动嘴里还大
声叫道:「噢小冤家你……你要了我的……命了」

  我见她那么痛苦以为是自己弄疼她了便停了下来。可是当我刚一停下时她又
大声叫着「阿华……不要……不要停止」并且两手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往下按似乎
是怕我跑掉。

  我发觉她的下体分泌物特别多味道很好就大口大口地吞吃下去。

  「阿华……抱抱我……上来抱紧我……」她羞眼微开嘴里呢喃着。

  我立即上床与她并排躺在一起将那柔软丰腴的躯体紧紧地搂在怀里与她肌肤
相贴热烈亲吻。

  她也情不自禁地张开两臂紧紧抱着我并且很合作地微微张开樱口接纳了我的
舌头丁香半吐用舌尖轻轻舔我的舌头。这时我发现她的眼神很特别是一种我平时
根本没有见过的眼神那是一种感激和渴望企求和兴奋的综合眼神十分迷人。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便爬到她的身上一手伸在她的颈下一手伸在她的腰下。这
样她的上半身都被我托起来了。我抱着她亲吻着同时玉柱硬邦邦地顶在她那柔软
的阴部。

  她的盘骨在动在上下起伏着。我听说男女性交是要将阴茎插进女人阴道中去
的于是便把硬挺的玉柱向那紧窄的玉门插过去。前两次都没有进去。我发现她的
神情显得很紧张并且觉出她把两条腿又张开了一些。我继续在挺进着……

  这时她的腰猛地向上一挺接着「噢」地呼叫一声便闭上了眼睛。我分不出那
究竟是欢呼还是惊惧。

  我只觉得玉柱进到了一个套中。那套子既温暖又柔软既紧凑又滑润套着我的
玉柱而且那套子还在有节奏地蠕动着。

  我这是第一次与女人接触所以有一种说不出的新鲜感。我爬在小姨那温柔而
有弹性的胸脯上一动不动。我在体会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温馨感受。我以为这就是
造爱。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如何造爱。

  她的盘骨在扭动腰肢在上下波动着。我仍然不解。过了一会小姨微微睁开了
眼睛羞晕满面象娇嗔又似乞求地小声说道

  「阿华你怎么不动快一点我忍受不住了。」

  我莫名其妙地问「姨妈怎样动呀」我继续问道「姨妈你教我吧我从来没有干
过这事的。」

  她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羞涩地看着我柔声道:「小坏蛋连怎么干都不知
道还来强奸小姨现在可好还得由我来教你怎么强奸我。」

  她伸出两根指头捏住我的阴茎根部说「你这个宝贝要在我的里面不断进出大
力抽送才会舒服不过你要懂得怜香惜玉一开始要慢些轻一点不然我受不了的。等
我有了强烈的反应而且你觉得我那里面非常润滑以后就可以逐渐加快加大力气了
快点开始吧」在她说话的过程中我发觉怀中的她始终在颤抖。

  在小姨的指导下我慢慢活动了几下。

  她连说「对对就是这样」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我开始慢慢加快速度。不久她喉咙里开始传出了呻吟声而且越来越高。

  当她小声要我快一点时我便大力加速。

  又过了大约七分钟我突然觉得阴茎剧烈膨胀一阵电流通遍全身便身子一软阴
茎自动地跳动不止。我分析这一定是在洩精。

  在我射精时小姨大力地抱紧我两条腿也紧紧箍住我的腿身子在剧烈地抽搐。
过了大约半分钟她的两手松开了我象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我不知她
是否有什么不妥便轻轻吻她的脸小声问道「姨妈你没有事吧」

  她秀目微开投给我一种幸福满意感激的复杂眼神嘴唇微微翕动几下但没有说
出话来便又闭上了眼睛。看来她很累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继续爬在她的身上。大约十分钟后我的玉柱又恢复了硬挺在她里面跃跃欲
试。我看见小姨面露赞赏之色腰肢也在扭动。

  我问「姨妈还可以再来一次吗」

  她微笑着点头娇声说「只要你有精力来多少次都可以的」

  于是我又开始运动。这次我有经验了不须小姨再指导了。她这次也一直闭着
眼睛享受。这一次我坚持了二十分钟。在五分钟的时候她开始呻吟和扭动腰肢。
而且我还发现每当我速度放慢力度放轻一阵突然再来一次快速和用力深入一次时
她就会大叫一声好象很舒服。这样我慢慢就总结出一套能让她更加舒服的「三慢
一快三浅一深」的战术。

  看到她婉转娇啼如不堪负的样子更激发了我的男子汉英雄主义。

  这样到第十五分钟时她开始大声叫喊不止两手紧抓枕头娇首左右摆动嘴里喃
喃喊着「快点再快一点」「大力再大力些」

  我疯狂地冲刺着她那雪白鲜嫩的的身子在我的带动下象狂风激浪中的一条小
船颠簸震动。可以她仍然在不停地大声叫着「求求你快点大力些

  突然她尖叫一声身子不再扭动而在颤抖。我也停止下来。她紧紧抱着我抱得
那么紧。接着她的身子一阵痉挛很快便象死了一样闭目瘫软了。我根据以往看书
的知识知道小姨享受到了又一次异烈的高潮。于是我在她身上轻轻抚摸温柔地吻
她以帮助她平静下来。

              第五回  投怀

  过了二十分钟她才睁开眼睛。她看着躺在她身旁的我微笑着说「乖孩子你累
了吗」我骄傲地说「不我一点都不累」她侧过身对着我怜爱地用手抚摸我的头发
和脸然后往下抚摸我胸脯肚子玩弄着我的阴毛突然一下握着我那仍然硬挺的玉柱


  「你真是个大英雄我的小宝贝好孩子你知道吗你刚才让我享受到了有生来的
第一次高潮啊太幸福了如果不是你我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什么是天伦之乐。真不
知怎样感谢你才好」说着把我揽在怀里与我久久地亲吻。

  我问「以前姨父没有给过你高潮吗」

  她的脸一红媚态含羞把粉脸贴在我的胸前一手继续握住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在
我的背上轻轻抚摸小声说「你姨父的这个东西又细又短哪象你这么又粗又长又坚
硬也没你有力气。他每次进去只过一两分钟就排洩了。这么短的时间我根本不可
能进入高潮的」

  我吻了她一下将娇躯搂得更紧抚摸着她的俏脸动情地说「姨妈我要为你补偿
从今天起我每天都要给你高潮」

  她也激动地紧紧抱着我眼里竟流出了眼泪一边疯狂般吻我一边抽泣着说道
「亲爱的谢谢你姨妈好幸福呀乖孩子今后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我好爱你呀」

  我为她擦泪劝她不要难过抚摸她的脸颊和酥胸。她「?哧」一声笑了说「你
看我高兴得竟象小孩子一样哭了。亲亲我不是难过而是因为有了你而幸福高兴的」
说完抱着我在我脸上亲吻。

  我们相抱着在床上滚动着热吻着。突然在我翻到她身上时我的玉柱不知怎么
搞的竟又进入了她的阴道中。

  她也突然不再动了呼吸急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锺情地看着我放射出迷人的
灵光充满着喜悦和渴求柔声说道「啊小宝贝自己进去了……阿华……我还要…
…快点动呀」

  我立即大力冲击。这次不到一分钟她便开始大声喊叫。我越发拚命地抽动只
见她那雪白的身子如同一只狂风中的小船颠簸激荡左右扭动乳峰上那两颗嫣红的
蓓蕾高高耸起鲜艳夺目真像是小船桅杆上的两盏红灯……

  姨妈的第三次高潮又来临了她又一次瘫软在床上娇喘着全身汗淋淋的闭目不
动如同死去了一般……我为她擦拭着汗珠抚摸着她。她渐渐地睡着了。大约过了
一个小时在她醒来时我的手正好在抚摸她的乳房。她的身子一扭「嘤咛」一声便
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摸着她那因羞涩而变得更加红润的粉脸突发感慨说「姨妈在平时是那么端
庄嫺静没想到在床上竟是这么一个妩媚娇柔的可人儿真是判若两人」

  她「噢」地一声将羞赧的俏脸贴在我的胸前粉拳在我后背轻擂娇嘀嘀地柔声
叫道「你好坏你真坏坏小子不许你这么说我嘛」

  「好好我不说了我认错」我象哄小孩那样在她后背上拍打抚摸。

  过了一会她又嗲声说「小亲亲你不要回房间就在这里陪我好吗」我点头同意。
她又说道「你姨丈跑远洋一年之中最多有半个月在家。我好寂寞所以他不在的时
候你天天晚上都到我房里睡可以吗」我说「我是求之不得的呢」

  她象个小女孩似的高兴得手舞足蹈紧紧搂着我叫道「太好了」

  我见她那么高兴疼爱地将臂伸到她的颈下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那雪白细腻浑
圆肥腴的屁股说「我的可爱的小姨妈我的小心肝我一天也不离开你的」

  「永远……不要……离开」她激动得流出了眼泪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我的话。

  「姨妈乖不哭」我轻轻在她身上拍着并伸出舌头舔吮着她脸上的泪珠。

  她「?哧」一声笑了然后不好意思地将脸埋在我的胸前。

  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拥抱着不知何时都睡着了。

  从这天起我住进了她的房间天天晚上都与她做爱。

  我的可爱的小姨妈变得容光焕发有说有笑平时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俨然换了一
个人似的。

  她开始注意修饰打扮自己了。抹上淡妆穿上艳丽服装把长发披在肩上的姨妈
显得更加年轻漂亮了。在家中还能经常听到她优美欢快的歌声。

  看到她的变化我从内心深处笑了。

  我终于帮上她的忙了,我的可爱的亲姨妈。

              第六回 思春

  半年后姨丈回到家中他一见我就高兴地说「哇阿华长大了一年不见个子又长
高了这回象个男子汉了」

  吃饭的时候他问我「阿华有女朋友了吗」

  我一听脑中顿时出现了抱着姨妈的胴体疯狂做爱的情境脸登时红了。

  姨妈一见立即为我解脱在姨丈身上拍了一把说「你怎么对小孩子问这样的问
题他这么小什么还不懂呢」我发现她在说这话时脸上也泛起了红潮。

  我心里好笑我什么不懂,我已经是一个勇敢的骑士了。

  晚饭后姨丈说太累拉着小姨回房说要早点休息。我心里当然清楚他与小姨分
别一年欲火难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回到房中心里感到有些冷落和空虚。因为这半年中每天晚上都在温柔乡里
怀抱美女尽情欢乐是何等的温馨和幸福。今天突然孤身冷衾自然是不习惯的。我
实在睡不着只好躺在床上看书。谁知不久就见姨妈推门进来。她披着一件睡衣来
到床前轻轻一抖睡衣掉在地下。

  一丝不挂,再一扭身便上床扑在我的怀里。

  我吃惊地问:「小姨你怎么不陪姨丈?」

  她小声说道「我好想你你姨丈还象以前那样用手在我全身抚弄搞得我死去活
来欲罢不能时他才进去可是刚刚几分钟他却迅速结束一下子就软了然后呼呼睡去
推都推不醒象头死猪阿华快点给我我受不了啦」说着伸出两只纤纤玉手熟练地为
我脱光衣服。

  「可怜的小姨」我把她抱在怀里心疼地抚摸着这楚楚可怜而又十分可爱的美
人儿轻轻地在樱唇上亲吻然后翻身压到她身上立即进入大力抽送在不到一个小时
的时间里带给她三次高潮。她满足地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我真怕姨丈醒来撞见便轻轻把她摇醒在她耳边说「小姨你该回去了。」

  她紧紧抱住我嗲声说道「不嘛我舍不得离开你」

  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圆臀小声说「小姨是个乖孩子听话我怕姨丈看见。」

  她无可奈何地说「那好吧。」于是抬起懒慵的身子。但刚坐起又倒下顺势爬
在在我的身上娇滴滴地小声嚷道「哎呀你操得我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怎么能走
得回去」

  我说「那我送你到门口吧。」

  说着我下地扶她坐起来从地上捡起睡衣为她穿上。然后轻轻抱起娇躯送到她
的卧室门口放她站在地上。她扑在我的怀里在我唇上轻吻一下才慢慢地进了屋转
身关门前又用手势送来一个飞吻。

  第二天晚上半夜时分小姨又来到了我的房间中。我当然又满足了她并抱着她
回房间。

  翌日姨丈到外面办事小姨来到我的房间。二人躺在床上相偎相抱久久地拥吻
亲热着并且进行了两轮剧烈的欢媾。我在她冷静下来后小声对她说「小姨晚上不
要再来找我。如果让姨丈发现大家都会很难堪的。好在他只在家一个星期我们来
日方长。小亲亲乖小姨听话委屈你忍耐几天好吗」

  小姨把脸贴在我的胸前柔声说「我何尝不担心只是他天天晚上都弄得我要死
要活的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所以才找你。其实我与他结婚十多年了从来没有得到过
满足但由于我没有与别的男人接触过始终认为男女性生活不过如此十几年也都过
来了没有觉得什么不正常。可是自从你进入我的性生活后我才知道原来人间还有
这么快乐的事情。你说我怎么能继续忍受他对我的这种折磨阿华你大概体会不到
女人被欲火煎熬的滋味你可知道姨妈是多么痛苦吗不过你说的也对小不忍则乱大
谋。我就只好再忍几天吧」

  我把她紧紧拥在怀里亲吻象大人哄小孩似地说「小姨真懂事是个乖孩子」

  她苦笑着紧紧地抱住我一张俏脸在我的腮上不停地摩擦着。

              第七回、恋欢

  又过了三天姨丈走了。

  在这三天中小姨真的没有再找我。但可以看出虽然她脸上常带微笑但是在那
眉宇间隐藏着一种忧郁愁怅的神情好象一个久病初愈的人。我好心疼真想立即把
她抱回房中迅速脱光她的衣服给她爱使她得到欢乐但我还是理智的所以我每每故
意地避开她。

  在姨丈离家的那天中午几个老友来家为他送行他在客厅中与大家畅谈。我于
是便到厨房帮姨妈做饭。我一进厨房门她便「嘤咛」一声扑进了我的怀中我也激
动地紧紧抱着她与她亲吻。

  她颤声说:「小达达想死我了。」

  我这时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知道不能挑逗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便
轻轻推开娇躯柔声说:「姨妈我来帮你做饭客人在等着吃饭呢!」

  她会意地点点头用娇媚的目光看看我在我唇上亲了一下便继续工作。每过几
分钟她都会扭头锺情地看我几眼。我心中感叹女人哪女人无情时冷若冰霜一旦癡
情起来竟如此难以自制

  下午五点钟我们到码头把姨丈送上了船然后搭计程车回家。

  在计程车里她已忍不住拉起我的手放在唇上亲吻然后又把我的手塞进她的上
衣里压在她的乳房上。我发现那对肉球已变得十分硬挺。她又拉起我的另一只手
进入她的裙下我感觉到那里已是春水氾滥了。

  我怕被司机看见不雅便锺情地看着她朝司机呶呶嘴又轻轻把两手抽回。

  她调皮地伸伸舌头用羞涩的眼光看着我会意地点点头便闭目仰靠在座位上。
我看见她的银牙紧咬嘴唇身子在微微发抖。

  我知道她正以最大的意志力在控制自己的感情便伸出一只手揽着她的细腰。

  忽然她对司机说「师傅请你开快些我们有急事」司机果然加快了车速。

  终于回到了家中。

  下车时她的一条腿刚出来身子一歪差一点摔倒我连忙扶住她。她羞涩地在我
耳边说「我的身子酥软了」

  我挽着她的胳膊搀着她往回走一进门她便扑进我的怀里呼吸急促嘴里轻呼
「阿华亲亲……想你……我……快疯了快点给我我要……」

  我何尝不是如此于是就在厅中我熟练地为她脱衣只几下便使她迅速变得一丝
不挂了。我轻轻抱起那雪白的娇躯放在沙发上。她的身子在不停地扭动水汪汪的
大眼睛向我射来一束束火一样热情的光芒急切地等待着。

  我扑了上去,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疾风暴雨,一次醞酿已久的火山爆发,
呼声震天,炮火隆隆,只打得人仰马翻,天昏地暗。

  但听得肉体摩擦的唧唧声,肌肤相击的啪啪声,沙发摇动的吱吱声,男人的
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连成一片真像是一支大型交响乐曲,此曲只得天上有。

  激战从下午六点钟一直延续到翌日清晨仍打得难解难分。其间战场从客厅的
沙发上转移到地毯上后来又转移到了卧室的软床上。

  下午三点钟当紧抱在一起的作战双方从酣睡中醒来时又手拉着手一起到卫生
间冲凉以打扫战场。

  在浴盆中一轮激烈的水战又开始了……

  ……

  三天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三天。

  在这三天里作战双方一直扭打在一起。

  高潮一浪接一浪,震颤一阵连着一阵。

  他们打打睡睡即使在睡梦中他们也紧抱在一起似乎怕对方逃走。

  三天里二人从没有分开过只是在必要时简单吃些食品以补充身体的消耗。

  战果辉煌双方都十分满意,喜气洋洋,容光焕发。

              第八回 结晶

  一个月后小姨在枕边娇羞地小声告诉我:「亲爱的我的身子恐怕有问题了」

  我抚着她的脸关切地问:「你病了吗?」

  她神秘地说:「不是,好象是怀孕了,我的月经这个月没有来,而且常常感
到噁心呕吐。看来是怀孕了。」

  「祝贺你快要做妈妈了。」我捧着她的脸在唇上吻了一下说:「看来姨父这
次回来真有成绩。」

  她的脸一红说:「肯定不是他的成绩而是你的功劳。」

  我疑虑地说:「不会吧。」

  「怎么不会」她小声道:「你难道忘记了他走后的第五天我来了月经。他在
家的几天正好是安全期,所以可以断定不是他的而是你的。」

  我着急地问:「哎呀!那可怎么好!」

  她把脸贴在我的胸前柔声说道:「阿华我多想有个孩子呀,可是你姨父多年
来始终不能使我怀孕。现在你终于使我如愿,我得好好感谢你呀!」

  我焦急地问:「那姨父知道了怎么交待呢?」

  她笑着说:「没有关系,我可以写信给他说他走后我就一直没有月经。他肯
定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怀疑。」

  「太好了!」我抱着她频频亲吻:「我可以做爸爸了!」

  她也幸福欢快地笑着笑得那么开心那么舒畅。

  ……

  十月怀胎孩子顺利地分娩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长得与小姨一模一样我做了
父亲高兴得手舞足蹈。姨父每次回来也都抱着孩子不离手他的欢乐是可以理解的。

  不幸的是在一次海事中姨父去世了。我和小姨都十分悲痛。

  处理完丧事我们回到家中小姨扑进我的怀中抽泣着说:「阿华我只有你一个
亲人了你不要抛弃我。」

  我把她拥在怀中为她揩泪柔声对她说:「小姨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她说:「我怕你结婚以后就不管我了!」

  我说:「我不结婚一辈子与你在一起!」

  她说:「那怎么可以你总得有个家呀!」

  「我们坐下说吧。」我牵着她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她扭身坐在我的腿上偎
依在我的怀里。我继续说「小姨我不是已经有家了吗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们也有了
孩子何必再去结婚」

  「可是在外人面前我们总得躲躲闪闪怕人看见真难受。我们要能成为公开的
夫妻多好呀」她秀眉紧锁。

  我笑着抚摸着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说「我的小亲亲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变糊
涂了我们难道不可以搬到别处去住比如到外国去。那时我们以夫妻登记谁能知道
我们原来竟是姨甥关系呢」

  她「哧」一声笑了抱着我吻个不停然后说:「阿华你真聪明我怎么没有想到」

  后来我们移民到新加坡定居下来直至现在。我们的家和谐温馨充满欢乐。女
儿已经五岁象她妈咪一样美丽而且聪明活泼。儿子也有三岁了活泼健壮十分象我。
每个假日我们全家都到风景区娱乐场玩得十分开心。

  由于心情舒畅小姨显得更加年轻美貌了。我现在已经二十三岁,嘴上留了短
髭显得非常成熟。当年我们移民办签证时,说我们二人的年龄都是二十三岁,即
把我的年龄多报了四岁,而把她的年龄少报了六岁。现在同事和朋友们都觉得小
姨至少要比我小三岁到五岁。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459669901 于 2011-2-17 14:45 编辑 ]我怎么没这么漂亮的小姨和短命的姨父,羡慕ING这么好的东西都没人看啊
奇怪
对搂住赞一个!太短了
小说里的近亲当然没问题了
支持楼主

[ 本帖最后由 20537 于 2007-8-15 13:02 编辑 ]在别的地方看过,确实是篇美文,就是内容少了点~文章写得不错,不过有些内容好像在哪见过了,不过支持一下楼主总体写的还是不错的,继续加油。楼主辛苦了。写的很好!就是情节再写的深入一点就好了!希望再接再厉!谢谢分享!文章不错,要是能再细点就更好了
感谢楼主分享:s_8:好长时间没看到写的这么精彩的东西了,支持楼主,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