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书屋

虎TV-高清免费 色情抖音-免费 番茄社区

【SM爱情白皮书】(1-4)

3107

第一话 潜在的思想

  “这是什么啊?”

  小风在后面惊讶的叫声吓了寒雨一跳,他已经够小心的了,每次看这样的图
片或者电影的时候神经都绷的紧紧的,生怕被人看见说他是变态,可是还是因为
太投入了,竟然被一同来上网的好朋友小风看见了,真是有点不知所措。

  “啊,这个是一些另类图片,咳咳……”寒雨尽量掩饰着自己,但是他的脸
已经开始变红了。

  “真恶心,这个男的怎么舔那女的脚啊?”

  “你小点声!”小风的话已经让有些好奇的人抬头往他们这看了,寒雨的脸
更红了。

  “不是,”小风压低点声音,他觉得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都是什么啊?挺
变态的,你在哪找的?”

  “混乱找的,”寒雨还在掩饰着,“我们走吧,没什么意思,一个网友也没
有。”

  寒雨几乎是跑出网吧的,小风也紧跟着他快步走了出来。

  “哈哈,你还喜欢看这个?有意思,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哈哈啊……”

  寒雨的脸色开始变得发白了,没有理会小风径直向大街另一边走去。

  寒雨是这座美丽的岛城上的大学毕业生,小风是他从小的死党,两个人感情
好的不得了,两个人很多爱好都相同,所以这么多年仍然象亲兄弟一样混在一起,
但是好虽好,他们的性格却是截然相反,小风个性张扬,人长的又帅,很惹女孩
子喜欢,而寒雨比较内向,虽然长的也比较好看,但是却很少与女孩交往。如今
就是这样的社会,男孩不坏女孩不爱,所以象寒雨经历的这样难堪事情就少见多
怪了。但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友谊,他们彼此都非常珍惜,是那
种少见的纯粹的友情。

  寒雨回到了家,一个人躺在床上,脸上还烧得红红的。的确,不做亏心事不
怕鬼敲门,可是他今天却做了,所以他害怕。他自己都觉得他的爱好不是很好,
严格点说还有点变态,可是他就是无法拒绝这种诱惑,喜欢女孩的脚,这似乎是
与生俱来的,他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可是如今他发现自己开始不仅仅是喜欢了,
而且有些崇拜。他甚至看见漂亮的女孩,就忍不住爱上她们,他当然知道,其实,
他爱的只不过是她们身体的一部分,譬如说脚。他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
网上找关于这些,一开始还只是关于美丽女孩的脚的图片,到后来竟然知道了SM,
一种角色游戏,一种带有侮辱性的性游戏,他也开始沉迷与这个世界中,无法自
拔。在看了一些图片和电影时,的确给他带了快感,他兴奋的要死,每次都泄的
一塌糊涂。

  时间久了他开始觉得乏力,觉得头晕,觉得自己不能在正常情况下勃起,可
是他仍然无法抛弃她,抛弃SM. 他开始后悔自己有这样的爱好,可是本能的东西
你怎么阻止?你无法阻止。

  你只能接受,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但是今天他的秘密被小风发现了,
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小风还是知道他对这方面有兴趣,这让他在小风面前抬不起
头,他觉得这不是件好事。

  他惴惴不能安稳,可是又没有办法,“哎~ 只能下次小心点了”他安慰着自
己。

  小风家很富有,父母都在外面做生意,留他一个人住很大的房子,因为父母
忙,所以他才有很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几乎是随心所欲。他家的浴室里面
有很大一面镜子,他淋浴的时候看着自己匀称的身体微笑着,他健硕的身体为他
赢得了很多东西,胜利,荣誉,魅力,还有女孩。他很满足,更自信,他快乐。
是啊,谁拥有了这些还能不快乐呢,可是他的快乐有一半是来自寒雨,他非常喜
欢这个朋友,和寒雨在一起让他忘记了一切烦恼和孤独,也只有和寒雨在一起时
他才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寒雨有这个魅力,他知道,寒雨心里,他的地位也是
不可动摇的。可是今天他看到寒雨屏幕前的画面时,他的心情忽然不是很好,他
觉得在寒雨内心世界里,还有很多是他没有进入的,是他还没有了解到的,而这
些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他有种想帮寒雨的感觉却又不是很实在,“几张图片
说明不了什么……”他自言自语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和寒雨的影子重合起来,
他微笑着,“他应该没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并不轻松。


第二话 网络邂逅

  小雪,正如她名字一样,是一个美丽纯洁的女孩。

  她是小风妹妹的好朋友。小风的妹妹?哦,象他这样的帅男孩妹妹当然多了,
不是亲妹妹,但是却也很要好。小风,寒雨,小雪,还有小风的妹妹楚晴他们四
个总聚在一起玩乐,他们是朋友,是那种外人看来就羡慕的朋友,他们的感情长
久至今很多熟悉他们的人都很奇怪,因为象寒雨这样内向,小风这样风流的人,
怎么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呢?可是事实却让这些人闭上了嘴,有一句话说的好
:再可恶的大坏蛋也会有一两个要好的死党。何况是他们呢。

  其实,维持他们友谊的,是其中微妙的个人情感。如果真的不在乎,感情就
会变的不值一提,那么他们又是谁在乎谁呢?

  小雪是单亲家庭,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是一场灾难,对于小雪
来说,失去父亲无疑就是一场灾难。父亲去的太快了,脑出血,几乎是一瞬间就
夺取了小雪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父亲临死的时候甚至没有来的及向她们母女俩
交代什么,就匆匆的走了。留给她们的只有无尽的悲痛,小雪也因此辍学,连初
中都没有读完,她考取了中专,想早点赚钱减轻母亲的负担。小雪是个冰雪聪明
又十分孝心的女孩,她选择了学医,做了一名护士,她觉得这样可以有能力照顾
体弱的母亲。小雪比寒雨和小风都小两岁,可是她却早在社会中漂染了两年,在
这两年的工作生活中,让她看清了许多东西,让她现实了许多,可是没有改变的
仍是她的善良与开朗。楚晴是在卫校认识小雪并和她要好的,她们想一对好姐妹
无所不谈,但是楚晴毕业后却没有做护士,家庭优越疑点的楚晴念卫校只是为了
一张文凭,不喜欢学习的她家里有能力安排更好的工作,楚晴在岛城的一家大型
公司做文秘,惹火的身材加上她并不难看的长相,很讨老板欢心,更因为她更加
风张的个性,让很多男人为之着迷却让更多的女同事妒嫉。

  寒雨今天一早就跑到网吧,坐到他精挑细选的座位上,当然是为了浏览自己
为之着迷的图片了。他发现还是自己出来比较方便,和小风在一起做起动作来也
要格外小心,这让他很被动更不尽兴。

  “反正小风没有我也会找到乐子的”他口里念叨着,鼠标熟练的点击着画面,
搜索着花花绿绿的图片,每一张都能让他血脉喷张,他也乐在其中。

  在网上发现并观看这类东西已经有一年多了,他开始并不满足这些了,他想
找个人聊聊,他想更多的释放自己,可是他所要寻找的“S 女王”却少的可怜,
因为很多人都是在通过各种方式骗人钱财,他也曾遭遇过这样尴尬的事情,曾在
一个论坛里认识了叫“雪雨飘霜”的女孩,她自称女王,说自己曾调教过很多男
人,如果他需要的话,可以实现他的愿望,做一次现实调教。当时寒雨看后很是
兴奋,虽然也有点害怕,但是诱惑实在是太大,他决定要亲身体验一次,可是那
个女孩却提出要先汇过去200 块钱劳务费,这样才同意见面,接着就给了寒雨一
个账号,寒雨如期将钱汇了过去,可是女孩却从此没有了踪影,事情隔了快一个
月了,当寒雨在论坛再看到女孩时,她却说从没收过什么钱,还给寒雨一顿辱骂。
寒雨因此好长时间不敢和任何人交流,因为人心真的是很险恶。那件事已经过了
半年多了,如今寒雨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他在论坛中尽量搜索着有关女王的
信息,他想要交流,他想要体验,他想可能经历过了,到达了极限就可以忘记它
吧,他实在想彻底逃离这里,可是每次他却陷得越来越深。

  一个叫冰冰女王的通过了验证,事隔如今他的QQ里终于又有了个女王了。可
是即使加了她,可是仍不知道说什么好,所有曾经想好的对白都显得很无力。

  “你会接受我吗?”他竟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自己看了都觉得秃白。

  “也许可以。”那头竟然回话了,这可让寒雨很惊讶,更多的是兴奋,他的
勇气也来了。

  “那个,我叫寒雨,这是我的真名,我想在网络里告诉你也没关系。”他还
是有点腼腆。

  “哦,我叫冰冰,也是真名。”那一头似乎并不很热情,“女王嘛,就是这
样”寒雨心里安慰着自己。

  “我,我恋足。你能接受吗?”他觉得自己怎么又开始变傻了,人家叫女王
当然无所谓这种事。

  “不喜欢!”

  寒雨啊的一声。“为什么呢?你不是女王吗?”

  “我是女王,我也知道你们这些男人都在做什么,可是我的确是不喜欢。”

  出乎预料的回答让寒雨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以为既然敢叫女王了,那么
就应该完全能接受这种情感,可她似乎是被迫的,其实这些想法也都是心细的寒
雨猜测的。

  “你男朋友恋足吧,是因为你对他的爱才让你接受这些,你本不喜欢的东西?”

  “你很能猜测呀。但是你也只猜中了其中一部分,的确和我的男朋友有关系,
可是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换个话题,谈谈你自己,让我对你有些了解。”

  寒雨知道这种套路,几乎他知道的所有女人都会让你把自己一丝不挂的展露
给对方,这似乎也是女人的一种天生自我保护意识,他不反对女人这么做,相反
他很佩服这种细致,这是男人与生没有的。

  “我叫寒雨,刚和你说了,男,25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饭碗还在寻觅中,
但相信不难找到,一米八的身高,有点偏瘦,人长的还算过得去,性格内向。我
可敬的女王还想了解点什么?”

  他几乎能够侃侃而谈了,人的适应能力果然很强,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和一
些小段文字就能消除一个人的恐惧和不安,“人真是奇妙的动物”寒雨自言自语
着。

  “恩,很详细了,从你的QQ上我还了解到,我们都在一个城市。”

  这个可是寒雨没有料到的,因为加冰冰的时候,她的QQ上并没有填写地址。
在一个城市,这也许就是他能通过她验证的主要原因吧。

  “那能告诉我你的情况吗?譬如说真的是女王?还有你的年龄,都可以告诉
我吗?”

  寒雨试探着问冰冰,他知道这种话题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很敏感的,他已经准
备好遭到拒绝,被拒绝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比你大,三岁多吧。而且我也的确是女人,想这种无聊的问题我都快听
烦了,几乎每个想和我认识的奴隶都曾这样问过我,但是我却很愿意回答你。”

  “我不是奴隶!我只是个有这个癖好,仅此而以。”

  寒雨几乎是敲碎了键盘,他实在不喜欢奴隶这个词,他的自尊不允许,虽然
冰冰后面的话给了他很多机会,可是他面对尊严,他宁愿丢掉机会,因为他觉得
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那么点可怜的自尊了,他退守着这最后一块阵地。

  寒雨点击着冰冰的人物头像,他想最后看看关与她的一切,他知道再过来的
信息一定会宣布他们的谈话,甚至一切都将到此终结。信息来了。

  “你挺可爱的,真的。”

  寒雨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又一条信息也跟了过来。

  “我还有点事,下次再陪你,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你已经成为我的目标了
哦,到时候可别只顾哭鼻子,再见小弟弟。”

  冰冰下线了。寒雨反复看着她们的谈话,看着她最后的一次留言发呆。多么
不可思议,原以为结束了却是刚刚开始,可是这个开始是好是坏呢?寒雨的眼睛
开始明亮起来,他快速的敲击着键盘,给冰冰的留言板上清晰的打满了密密麻麻
的黑体小字,每一个都象快乐的天使在欢快的跳跃着。

  “谢谢你冰冰女王,我不知道你究竟会给我带来什么,但是我肯定的是,现
在的我是快乐的。我开始期待下一次我们愉快的聊天,期待着能一睹你的美丽。
我急切的想去认识你,了解你,我想你和我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吧,我感觉得到,
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女王,确切的说,是不同的女人。希望你的每一天都是快乐,
更希望我能给你带来更大的快乐。再见大姐姐。”

  寒雨马上起身关了电脑,他的心情非常好,可惜没人可以真正分享。他要去
找小风,无论他在哪,他都要把他揪出来。结帐的老板都奇怪的看着这个男轻人,
“找到工作了?”“哦,啊,还没有,会找到的,哈哈”

  寒雨打开手机,拨通了小风的电话,那一头马上传来小风喊叫声,声音大的
可以离手机一米远也能听到,“寒雨~~你这个混蛋,你干什么去了?给你打电话
你还关机,想死啊?就差你了,赶快到老地方来,给你5 分钟,不到你就死定了。”

  “嘟……”手机挂掉了,寒雨看着手机傻笑,“五分钟?十分钟都跑不到。
该死的小风。”

  “都到了?小雪也到了?她今天不要上班吗?”他的眼睛里闪过一片柔情,
他大步向一个方向走去,突然又开始发足狂奔起来,他的速度自己从来没有怀疑
过,大概五分钟真的能跑到吧……


第三话 内心世界

  “颐静轩”

  寒雨一抬头就看见这个大牌匾,很醒目。这是间小酒吧,和所有大城市里的
小酒吧一样,这里环境优雅,单间雅座,来往的人并不很多,是很适合三五个人
小聚的场合。小风他们就在最里面的单间里,他们每次来都选那间屋子,一点点
怀古风情,一点点守旧,小风喜欢,寒雨也喜欢,不知道小雪和楚晴是否也喜欢。
小风花了点银子,这间小小的空间便可以说已成为他们几个人的了,道上的话叫
预定,小风的话叫占有。

  “你个混蛋,知道你错过什么了吗?”

  一开门,小风的声音就已经穿透了寒雨的耳膜,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那么兴
奋。

  “怎么了?我错过了什么?”

  寒雨微笑着选了个* 门的座位坐下,他的对面是眉飞色舞的小风,右边是美
丽的楚晴和可爱的小雪,和小风相比,她们两个就是两只美丽恬静的天使。寒雨
笑着看了她们一眼,她们也都微笑着看着他。

  “白痴!”小风又来了,“刚刚小雪唱了首歌,是刘若英的极其抒情那首-
——《很爱很爱你》,我几乎都被她征服了,啊哈哈哈……”小风又开始得意忘
形了,每当他高兴的时候都是这样,寒雨也故意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小雪,
“真的吗?你还从来没在我们面前唱过歌呢?”他跳过去一把抓住小风的胳膊,
“喂,她唱得怎样?好听吗?”

  “哎~~”小风挣脱他的双手,又摆出一副李小龙的架势,“想知道你就再求
小雪唱一遍,别跟我动手动脚,小心你要受伤。嘿嘿~`”寒雨看向小雪,她早就
低着头,脸也红红的“是他们逼我唱的,都是楚晴不好。”她抬起头看着楚晴,
眼中带着些埋怨的色彩,“我本来是只唱给你一个人听的,你却出卖我。”小雪
说完便把脸转过寒雨和小风那面,她噘起的小嘴微怒的样子让对面的两个大男孩
看得痴了。

  “咯咯~ ”楚晴笑得很开心,她一直把小雪当做她最可爱的妹妹,“唱首歌
有什么呀?又都不是外人,而且你唱的那么好,我能忍心一个人独享吗?”她说
得好象还句句在理,连小雪也找不到话来反驳她。

  “来吧,小风都听到了,也让寒雨这个呆子也欣赏欣赏。”

  “什么?什么?我怎么成呆子了?你……”

  “你不就是个呆子吗?每次来玩都是你最后到,也不知道你在忙什么。再这
样别说我们要对你约法三章,对你的习惯性迟到予以惩罚,哼……”

  一提到惩罚,寒雨也不敢再和她争了,他知道楚晴这家伙坏注意可是多着呢,
一个弄不好真就栽在她手上。“好好,下次不迟到了还不行嘛。”

  “你呀,也就是说说,哪次来你不是这么说的,真拿你没办法。来!小雪,
赶紧再唱一次吧,要不我可要……”她把手伸进小雪的腋窝里,小雪立刻笑着蹦
了起来,“好,我遵命,真是服你了。”

  “想为你做件事

  让你更快乐的事

  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

  拥有爱情我才安心“

  随着音乐的结束,小雪温柔清晰的歌声却还在寒雨脑海里回荡,看着笑脸盈
盈的小雪,在她身上显露出的自然的温柔体贴,无不在寒雨内心深处激起一道道
涟漪,他沉醉在这一刻。

  “寒雨!刚才我说话你听到了没?”小风用拳轻轻敲着寒雨的胸膛,这是他
们在一起疯闹的经常性动作,那意思就是在挑衅。

  “哦!你说什么?我没听到。”小风有点吃惊的看着他,按照常理寒雨此时
应该还以一顿炮拳,然后他们两个就象武打片里的情节一样交起手来,可是今天
寒雨的行为有点让他以外,“我问你小雪的歌是不是很好听?你想什么呢?魂不
守舍的。”“哦,啊?没什么!嘿嘿,刚才你好像打了我几下,是几下了?让我
想想……”寒雨好象真的在认真回忆着似的,小风知道他又回来了,马上退回到
沙发的另一个角上,做好防守的姿势,好像灾难要来临的样子。但是他的脸上却
挂着开心的笑容。

  “是十拳!我想起来了!”说完,寒雨便象个猎豹一样扑向小风,拳头也雨
点般的打向小风,小风却只有招架的能力,口中却不认输,“我* !两拳变成了
十拳,杀人不偿命啊?不过你也就是这两下子,一会就该痿了,哈哈哈……你看
你看,痿了吧。”寒雨出拳的速度果然慢了,小风一下子跳起来把寒雨按在身下,
“这次又是我赢,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哈哈哈……”

  楚晴,小雪在一旁早就笑得前仰后合,这种经常性的象小孩子似的表演,她
们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他们并不是真的打,虽然都很象那么回事,可是拳头
落在他们身上时也就是微微有点感觉,可是每次寒雨和小风都在疯闹中弄出搞笑
的动作,时而还弄出点笑语逗得两个美女忍俊不禁。

  这次他们有喝酒到深夜,象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他们却乐此不
疲,每次都有说不尽的话。寒雨不剩酒量,每次醉得最深的也是他,而楚晴每次
都主动送他回家,他们并不同路,但楚晴每次都先把他送回家然后自己再打车回
家,楚晴是个很大方的女孩,大方到寒雨在很多时候都觉得她很粗心,可是楚晴
对待寒雨时却变得细心起来,她自己有时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送小雪的任务自
然就落在小风的身上。酒,每个人喝得都不少,但是他们两个人却也能安然步行
与街道上,小雪不喜欢坐车,虽然她的家离得并不近,可她就是喜欢漫步,她说
一边走路一边想事情可以让心情平静,而小风也只好奉陪,但他却从不问小雪的
心里到底有什么不平静。

  “缘分到底是什么呢?”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自己的脚的小雪,她幽幽的声音
象是在自语。

  “它真实吗?它存在吗?我们是否能真的抓住它?”她抬起头看着小风的脸,
在这样的夜晚,路灯照在他清晰的面容上,他显得更帅更有魅力。

  “我不知道什么叫缘分,我从来也不曾想过那东西,但是,你,寒雨,楚晴
却是我这辈子最不想失去的。”他说的很严肃,表情却很平静,好像他早已打定
了主意似的。小雪看着小风的眼睛开始散发着光芒,但随即又渐渐平息下去,
“也许时间还不成熟,也许我还有很多没有看透的东西,不过我想那不会很久了。”
“恩??”小风看着小雪的眼睛满是疑惑,他完全没听懂小雪在说什么“你在说
什么?什么还不成熟?什么不会很久了?乱七八糟的。”

  “咯咯~~男孩子都喜欢把事情弄的很清楚是吗?男孩子都不喜欢拖拖拉拉的,
所以才总说女孩子如何如何。其实女孩子就是因为心细,考虑的多,所以才显得
很拖沓。你们还是不懂女生。”小雪神秘的冲小风一笑,“现在什么都不要问,
你会知道问题的答案的。”小雪快速的向前跑去,小风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心里
倒觉得有一些酸楚,他知道小雪的家景,他知道小雪这么多年都面对着什么,可
是他却无法给予她更多的帮助,因为她的个性,更因为自己的个性,他知道,自
己到现在还没有定性,还迷失在富足的生活中……


第四话 经历

  刚刚从昨夜的酒醉中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而小风也一直没有动
静,他不可能没起床,以他的酒量还不至于如此,那么他一定是为了不打扰寒雨
的休息,所以自己去玩了。

  “正好!我一个人又可以在网上为所欲为了。”寒雨快速起床洗漱,然后直
奔常去的那家网吧。

  一打开QQ,立刻蹦出一张可爱的笑脸,那是刚刚结识的冰冰女王的头像,她
在屏幕上一跳一跳的说明有信息留给他。点击它们,一篇篇文字展现在寒雨的面
前。

  “不用和我道谢,相识本来就是种缘分,而此时的你我都想珍惜这种缘分,
所以在我面前你不必害羞,或许我们需要更多的了解才能消除彼此之间的距离,
你想了解我吗?”

  “1320494 ××××,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你想,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两天我有点事,不能在网上见到你了,如果想找我,就打电话吧。再见
宝贝……”

  一共三篇留言,每一篇都看得寒雨热血沸腾,他迅速记下了手机号,在电话
本上写着“冰冰”。

  这是他对冰冰的全部了解了。匆匆的浏览了一些网页,他开始迫不及待的想
给冰冰打个电话了,这个神秘的女人到底会是什么样呢?寒雨决定要探个究竟。
下机结帐,寒雨手握着电话独自走在街上,他要找个人少的地方,为了避免不必
要的麻烦,寒雨走了很远,找了个觉得幽静的小路,他拨通了冰冰的电话,电话
屏幕上闪烁着冰冰的名字,每一次闪烁都带动着寒雨的心跳。电话接通了。

  “喂~~”

  一个冷冰冰的成熟的女人声音。

  “哦,那个,是冰冰吗?”寒雨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发颤。

  “是啊,你是谁?”冰冷的声音显出有点意外。

  “我叫寒雨,可能你不记得了,我就是前几天在××论坛上和你认识的,我
……”“哦,是你啊,我想起来了,是小寒雨,听你的声音好象你真的不大,咯
咯,想我了吗?我昨天刚给留了电话,今天你就打过来了。”冰冰打破了寒雨的
尴尬,声音也变得温和多了,此时让寒雨感到她更想是自己的姐姐。

  “为什么上不了网了呢?我会想念你的。”寒雨说出最后一个字时,声音小
的连自己也要听不见了。

  “什么?哦,因为姐姐有工作啊,不过这两天姐姐做的是你熟悉的工作,有
个人出了很多钱找到我,你知道做什么吧,想来看看吗?”

  寒雨立刻就猜到了,因为在论坛里看过很多关于M 找S 调教的信息,很多都
是要花钱的,寒雨从来也没想过这个,他没有钱,即使他有了钱可能也不会这么
做,他觉得这种行为和他的本意不太符合,他本意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我看我还是不去了,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在我这里我说的算。”冰冰的声音有带有冰冷的意味,但
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你过来吧,你不是想了解得更多吗?我又不是调教你,只
是让你见识一下,没事的,我象你保证,而且我也想见见你了。你过来吧。”

  冰冰随即说了地址,尽管寒雨还有点坚持,但是冰冰说话的语气有时让寒雨
不敢拒绝,而且他也真的想看看,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番情景。

  找了有一个多小时,寒雨终于把目标定格在一栋小别墅上,这初看来,根本
不象一个单身女人应该拥有的,但是按照冰冰介绍,应该就是这里了。这是一片
别墅区,很幽静的环境,两边整齐的西欧别墅夹着一条并不很窄的马路,路旁栽
满了柳树,走在树阴底下,听着树上吵闹的蝉声,真有点置身世外的感觉,这里
没有都市的喧闹,没有汽车的轰鸣,没有人群的拥挤,有的只是安详宁静。

  “叮咚~ ”寒雨按响了门铃,不一会,宽敞的打门就自动向两边滑开,寒雨
走进院子,院子不是很大,整齐的大理石板块铺在院子里,墙边摆放着各种植物,
很多都是寒雨叫不上名字的。

  寒雨走到屋子门口,门并没有上锁,或者是刚被打开了,寒雨在身后关上门,
屋里又是一凡景象。欧洲古典的装饰风格尽显眼底,物主一定是费了相当大的力
气才把它建设的这么漂亮,宽敞明亮的屋子,高大的天棚,让人肃然起敬。

  “到楼上来吧。”是冰冰的声音,寒雨脱掉鞋子,也没找到拖鞋就光脚进去
了。屋子的确很大,上了楼寒雨仍然分不清方向,七,八个房门都是半开着的,
寒雨一个个慢慢的寻找,突然“啪”

  的一声响,吓了寒雨一跳,那上里面第二门里发出的声音,寒雨悄悄的* 近
门边,伸头忘里面望去。

  一个穿着黑色皮装的女人背对着寒雨的方向站在大厅中间,她的身形一览无
余都尽显寒雨面前,乌黑透亮的长发披肩而下,苗条的曲线,一双黑色的长筒靴
裹在她修长的腿脚上,手中的鞭子散乱的落在地上,而她的面前,正跪着一个赤
裸的男人,他的眼睛带着眼罩,嘴被胶带封着,双手被绳子结实地绑在背后,他
的身上更是显现着数不清的鞭痕,一条条,血磷磷的。男人显现出很大的疲倦,
鼻子里喘着粗气,身体也支持不住的开始前倾,脑袋顶着地毯,在女人脚下残喘
呻吟着。

  “你是寒雨吧?”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头来了,她的话仍然很冰冷,
刺着寒雨的心,但是她的面容却是出乎意料的娇美,一瞬间,寒雨想到了小雪,
但她要比小雪成熟了许多,那种美丽的,成熟女人的丰韵是小女孩无法仿效的。

  “你先坐那吧。”女人指了一个较远的沙发给寒雨,寒雨顺从的过去坐下了。
另寒雨好奇的是,跪在地上的男人没道理听不到他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可是他
却好象一点反映都没有,仍旧那么老实的撅在地上。此时女人再也不看寒雨一眼,
她的眼睛看向男人,寒雨突然觉得害怕起来,因为女人的眼睛里竟然冷酷的一点
表情也没有,那到想是一个人在向他的仇家索仇时的眼神,那种早已下定决心的
冷酷,那种麻木的残忍。在复仇者的眼睛里,你休想找到一点感情。此时的女人
就给寒雨这样一种印象,“莫非他曾背叛过她?”

  女人举起手中的鞭子,一鞭鞭准确的打在男人的身体上,每一下都上如此的
重,每一鞭都给可能给男人留下永远抹不去的伤痕,可是男人并不怎么挣扎,也
可以说现在的男人也已经无力挣扎,他的手反绑着,他没有力气站起身来,更没
有办法躲过女人手中的鞭子,鞭梢就象长了眼睛的毒蛇,每一口都狠狠地咬在男
人的身上,他身上的汗水已经将身下的一大块地毯沾湿了,而女人此时也早已香
汗磷磷,她扔掉手中的鞭子,坐在身后的长沙发上,用脚踹了一下地上的男人,
男人便马上向女人的方向挪去,不敢有半点怠慢,但是他的动作的确是太缓慢了,
过度的疲倦和痛楚已让他几乎无法移动,可是他却能仍能费力的爬向女人,真是
让寒雨大开眼界。男人爬到女人脚下的时候,女人把脚伸向男人,鞋底踩在男人
的肩上,而虚弱的男人竟然竟不住一只脚的重量,又一头扎在地上,但他马上又
起身,不停的磕头嘴里还在说着什么,女人明显没有在意这些,她只是把另一只
脚也放在男人的另一个肩膀上,然后揪住男人的头发往* 近她下体的方向拉了拉。
她的手在男人的脸上反复摩擦,仔细的看着男人的脸,眼睛里闪过的东西让寒雨
很是迷茫,因为此时女人的眼睛里竟然隐约可见许多复杂的感情,似乎有怜悯,
有惋惜,有不屑。寒雨此刻更觉得女人越发神秘了,他开始由害怕而转为好奇,
现在即使你赶他走,他可能还不想走呢。女人慢慢撕掉男人嘴上封着的胶带,男
人大口的喘着气,伴随着微弱的呻吟声,寒雨此时才想起男人身上的伤口会有多
疼,自己也好象觉得背上也痛了起来。

  “舔~ ”女人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她冷得如同命令一样的话就起作用了,
男人尽力的舔着嘴边的一切,而他的嘴边就只有女人的靴子。男人用心舔着,包
括她的鞋底都舔的很认真,寒雨看得呆住了,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样的场面,
以前也只是在图片,或者最多在电影里面看到过,而现在却是在他面前,这不到
五米的距离。寒雨几乎都忘了时间,男人的舌头都已经干了,女人则拉开鞋链,
把两双鞋子都脱掉了,露出她的两只脚,寒雨又看得痴了,女人的脚型简直可以
说是完美,莫非女人都这么擅长保养自己的脚吗?他此时恨不得自己和那个男人
对掉一下,这双脚简直迷死他了,可惜的是,男人此时无福消受了。女人把脚*
近男人脸时,男人竟然微微有些闪避,寒雨立时明白,经历这么长时间的调教,
又是这么热的天气,谁的脚晤在一双皮靴里都不会有好味道的。但也就是那么微
微的闪躲却换来女人四五个重重的嘴巴,男人的脸红得沧起来了,可也没敢吭一
声。女人从新把脚* 近男人的脸,这时男人一动没敢动,女人的脚在男人脸上摩
擦着,“张嘴~~”听到这声命令的寒雨的鼻子也开始敏感的皱了一下,这的确不
是很容易就能接受的事情。

  男人的嘴张开了,女人的右脚搭在男人的肩上,左脚脚尖已经伸进男人的嘴
里,“张大点~~”

  同样冰冷的命令,女人伸进脚的部分更多了,而且还在反复的抽插着,她开
始双手撤着男人的头发,男人的头完全在女人的控制下,女人的脚不断的在男人
的嘴里做着动作,男人干呃了几次,没一次都换来更深的插入,直到男人开始适
应了这个动作女人才停止。女人把左脚放在男人的肩上,男人的口还是大张着,
因为没有得到命令他不敢闭上嘴,女人摆正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把右脚也伸进
男人的嘴里,这只脚伸得更深,男人的嘴几乎达到了极限,而女人的脚也快有一
半都伸进了男人的嘴里,然后她送开了男人的头发,将后备* 在沙发后垫上,拿
起桌角的一只520 香烟点燃了,此时女人优雅的姿势犹如一个天使般安详可爱,
而她的动作却象个魔鬼般邪恶,在她脚下苟延残喘的男人更似掉进地狱般受难。
她每吐一口烟都吐在男人的脸上,嘴被塞的慢慢的男人,只能* 鼻子直接呼吸来
自空气中的烟尘,时而被呛得剧烈颤抖,却无法把痛苦发泄出去。

  寒雨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无法接受反衬这么大的画面,他单纯到认为,人,
要你就邪恶,无恶不做,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要不你就善良,善良到对每个人
每件事都保留足够的爱心和耐心。他最受不了象这样表面是天使而却做出完全相
反的事情,他在内心里排斥着这种现象,于是他偷偷的下楼了,在一个小沙发上
坐了下来,他开始想小雪了,和她在一起,他的心从来都是安静的,没有一丝邪
念。他甚至想,如果小雪能一直陪在他身边,说不定他可以忘掉这些他本该忘掉
的东西,他想得入神了,几乎都忘了时间,也忘了地点。

  “你在想什么?”一个熟悉的温柔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进寒雨的耳朵里,
他抬头从冥想中醒来,看到的竟是刚刚的那个女人。

  “我是来找冰冰的,你~~?”寒雨觉得她有些熟悉,却说不上什么原因。

  “我就是冰冰啊,刚刚忙着,一直没有来的急告诉你,不好意思了。”冰冰
报以甜甜的微笑,加上她的声音,寒雨肯定她的确是电话里的冰冰,但是冰冰笑
的越甜,寒雨越觉得不自在,刚才的画面还一一在他面前回放,和眼前的冰冰重
合,他觉得有点想吐。

  “楼上的男人怎么办?你工作完了?”寒雨找着话题,试图消除尴尬。

  “楼上?他啊!早走了,你刚才没看见吗?”

  寒雨这才发现,刚进来时的确看见门口有双男人的鞋子,而现在不见了。

  “哦,呵呵,真不好意思。我刚刚可能是睡着了。”寒雨半开着玩笑。

  “睡着?你可真行啊。”冰冰在寒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刚刚的黑色皮
装已经换下,现在她的身上穿的只有一件薄薄粉红色睡衣,美丽的胴体在半透明
的睡衣里面时隐时现,给寒雨很大的视觉冲击。“怎么样?刚刚一幕你也看到了,
没被我的样子吓坏吧?”冰冰笑着看着寒雨,话语显得很平静,好像刚刚发生的
一切和她没关系似的。

  “说实话。我很惊讶,更多的是新奇,但是我都能接受。”寒雨想找些词语
形容自己的感受,可是他发现这其实挺难,“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托人找到我的,专门让我为他实现一次调教,都是以前调教过的老顾
客联系来的,没有安全感我也不会做的。”

  “你调教他们一次要很多钱吧?”寒雨试探着问冰冰,并合计着自己能出多
少也体验一次呢,虽然有点害怕,但是诱惑却大于恐惧。

  “我是不要钱的。”“怎么那么看着我?我又没骗你,我说过,我完全是因
为爱好,和钱没关系,你看我的条件,象很需要钱的样子吗?”冰冰一脸无辜的
看着寒雨,的确,寒雨觉得冰冰没有必要挣这些钱,那根本拿不到多少,而且她
根本也不可能缺钱,但是就单单一个爱好这一个借口,寒雨还是不完相信的,他
隐约觉得还应该有点什么在其中。

  “你喜欢什么?鞭打?舔脚?黄金?圣水?或者别的什么?”冰冰开始进入
主题了。而寒雨却有地羞红了脸,“我只喜欢女孩的脚。”

  “哦?我的脚你喜欢吗?”冰冰把鞋甩掉,然后在寒雨面前晃来晃去,她的
脚的确很漂亮,不是很大,但是皮肤却细嫩洁白,五个脚趾整齐的* 在一起,美
丽的脚弓画出一条美丽的弧线连接着圆滑的脚跟,再加上她特有的修长的美腿,
她的脚简直完美极了。

  “很喜欢,真的,不是奉承你,你的脚真的是很完美。”寒雨有点不敢看她
的脚却又偷偷的看了好几眼。

  “想闻闻吗?我刚刚冲了下澡,不脏的。”冰冰一边说一边讲脚伸向寒雨的
鼻子,寒雨想躲开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他僵在那里。冰冰的脚已经伸到寒雨鼻
子跟前,鼻尖已经碰到冰冰的脚趾,一股花草的香气吸进寒雨的鼻子里,他忍不
住舔了一下,冰冰笑着收回了脚,“你把姐姐弄的好痒。”寒雨看着冰冰的脚,
他鼻子里面的香草气息仍就刺激着他的神经,他觉得再呆下去他就要把持不住了,
“我……”“我走了姐姐,以后我们再联系吧,今天见到的一切我永远不会忘记
的,再次谢谢你。”寒雨站起来慌忙走到门口,冰冰也起来送到门口,她嘴里说
着什么寒雨一点也没听到,他的脑袋象要爆炸了似的嗡嗡作响,直到他回到家,
一个人躺在床上,满脑子还是刚刚的画面,鼻子里依然残留着香草的气息……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7-27 19:27 编辑 ]这个,又是女虐男的文,不是特别能接受.....好象还没写完,可里面又提到有小雪,不知道小雪会成为SM女王呢.相对而言  我比较喜欢男s女m  可能是大男子主义作祟吧   希望楼主  多写一些   谢谢脚多脏啊,换做是大腿还稍微可以接受下,不过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社会因为多元才美丽啊。口味好重啊!很少看到这样重口味的文章了!写的还不错!写的非常好,不过感觉不太真实,还需要努力我不喜欢女S,我喜欢用我的鞭子,很是刺激sm刚刚兴起,都是白领是最大的人群,喜欢。SM爱情白皮书我好喜欢,这就是是一部教科书哟